壮志犹在 股价探底!酷6网已山穷水尽

广告位

0.85美元,这样的股价是个什么水平呢?在拥有190家公司的中概股大军中,这排在第176;而在美股上市的互联网行业公司中,这是绝对的倒数第一。酷6网,这家当年目标要成为国内第一视频门户的网站,如今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边缘。这一切究竟是如何发生的?且看小内下面给大家来解析酷6网的前世今生。离梦想曾只有一步之遥时至今日,酷6网的副标题仍然还是“

  0.85美元,这样的股价是个什么水平呢?在拥有190家公司的中概股大军中,这排在第176;而在美股上市的互联网行业公司中,这是绝对的倒数第一。酷6网,这家当年目标要成为国内第一视频门户的网站,如今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边缘。

  这一切究竟是如何发生的?且看小内下面给大家来解析酷6网的前世今生。

  离梦想曾只有一步之遥

  时至今日,酷6网的副标题仍然还是“中国第一视频门户”。其他的视频网站,最多也就是声称“国内领先”,酷6网敢争当第一还是挺有种的。在网站最初成立的那段时间里,他们的确也体现出了争第一的气魄。

  2008年,成立短短两年的酷6发展迅速,连续获得两笔投资。此外他们还率先斩获了广电牌照,并且成为了北京奥运会的合作伙伴之一,流量和影响力因此大大提升。反观昔日视频网站3强之一的56网,当时深陷牌照问题被迫闭站一个月。酷6趁势一举超越56,跻身行业第三。凭借2008年这段时间的优异表现,酷6网与娱乐帝国盛大在一年后走到了一起,并通过与华友世纪的整合而在纳斯达克上市。那时的酷6虽然仅仅是业内老三,但有钱就是任性——他们率先开始烧钱,而且还是大烧特烧,先后投入3亿进行全面正版化,意欲在视频行业的版权时代占据先机。

  2010年,壕气十足的酷6网乔迁新址。4月份,他们携手CNTV拿到了南非世界杯的版权,一举在世界杯期间实现流量的行业领先,大幅缩小了与优酷、土豆双雄的差距。6月份,他们与华友世纪剥离,实现了独立上市。凭借“世界杯大战”的胜利,酷6独立上市后股价不断攀升,在当年年底实现了超过250%的市值增长。当时的酷6无疑正处于全盛时期,据来自酷6的朋友透露,创始人李善友经常拨弄着佛珠手链,面带笑容,自信满满,丝毫不把优酷和土豆放在眼里。可万万没想到,以上就是他们所取得过的最好成绩了。离梦想的那个第一,只有一步之遥,却擦身而过。

  那个“转动历史的瞬间”

  2011年,对于视频网站来说是重新洗牌的一年,已经上市的优酷坐实了行业老大位置,老二土豆则因老总的“世纪离婚”一蹶不振,IPO受阻开始掉队,而爱奇艺、乐视、搜狐视频、腾讯视频等一干势力气势汹汹正在向前杀来。在这一年,酷6却备受各种动荡的困扰从此掉队。股价也如坐过山车一般,涨跌交错,最后一泻千里。

  为什么酷6在会在视频行业“转动历史的瞬间”由上转下而去呢?根据某位高人的说法:在盛大收购视频网站酷6不久后,陈天桥派部分高管去酷6的办公楼参观。当时他们的办公室里位于在北航对面,破破烂烂的长城电脑大厦里。据说那楼的电梯还兼作货梯,简直寒碜得不行。所以,盛大这边认为,酷6没能行业领军集团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办公楼的风水不好。于是,酷6随后就搬到了西坝河一带的正通创意中心里面。可惜,似乎他们看错了风水,三面临水的正通创意中心北面被三环“封住”,堪称“死地”。当然,这属于大师们的玄妙之学,这里也就仅供参考。

  不管酷6新址的风水是不是真的糟糕,反正他们在经历了2010一年的辉煌后的确迎来了不断的麻烦。由于发展模式上的分歧,意欲向影视版权和原创内容大笔砸钱的李善友被试图削减开支转型视频咨询的陈天桥拿下,黯然离开了他一手创建的酷6网,酷6的股价随之跌破了发行价。坊间当时甚至还风传陈李二人交恶,不过真相恐怕真有当事人才清楚了。接着,为了稳定军心,也是为了让酷6朝着既定的方向发展,盛大方面注资1亿美元,股价也因此而重返峰值。

  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匪夷所思了,按理来说,资金到位后应该是招兵买马并积极扩张,而酷6在盛大方面的决意下竟然裁员调整。当年5月18日,酷6宣布重组销售部门并裁员20%,现在看来这天似乎成了他们的宣判日、转折点。消息出来当天,酷6就罢免了郝志中、曾兴晔这两个副总裁的职务,另外一位副总裁吴亚洲也跳槽前往了乐视。在此之后,随着李善友一起“打天下”的那批老臣也陆续离开,酷6骨干尽失。

  对于中基层员工,裁员手段同样十分强硬,根据多名销售部员工当时在微博上转发的视频——上海分公司裁员过程中,HR员工殴打离职人员并导致一名女员工受伤,裁员一事引起的矛盾就此激化,舆论顿时哗然。受次裁员事件的影响,酷6的股价再度从峰值跌落下来,从此再也没有回到那美好的当初了。离开的员工也彻底和前东家恩断义绝,不少围观群众也对此深恶痛绝表示不再用酷6。虽然酷6此后数次试图重振,可无奈积重难返,开源节流也依然没有止住不断扩大的亏损缺口,股价也一直在发行价之下徘徊。在视频行业日渐升级的竞争中,酷6被领军者们越甩越远。

  自救,挣扎,最后接受命运的宣判

  进入传说中的2012年,已经从行业前几位滑向十名开外的酷派开始试图追赶。他们继续调整着管理层,CFO沈潇、CTO赵亮以及三位副总裁相继离开,盛大指派刘文博和陆坚担任总裁和CTO。同时,他们先后与Youtube、开心网和网易达成合作,意欲通过Web2.0的兴起打造一个新的酷6。可残酷的市场没有留给他们太多的时间,根据数据披露,当时酷6仅保有约1255万美元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仅够他们维持一年的生计。股票的长期低迷,业绩的萎靡不振更是让他们收到了纳斯达克方面的退市警告。可母公司盛大网络当时却因私有化而重负难堪,盛大游戏、文学均近况不妙,陈天桥在勉强自保的情况下根本无力对酷6进行有力的资金支撑。

  酷6尝试自我革新但仍然业绩不振,盛大砸资金上也无法给予有力支持,所剩唯一的办法就是“换帅”。2013年6月,来自浙江卫视的资深电视人杜昉顶替施瑜出任CEO一职。凭借杜昉多年的媒体资源,酷6与浙江卫视、北京卫视等多家电视台携手打造了多档节目,开始补回一些丢失的知名度和品牌认知。他们还着力发展UGC业务,可在缺钱的前提下,旗下拍客经常一冒头就被优酷等豪强挖走,因此流量无法稳定增长,也无法吸引到新的优秀拍客加盟,陷入了恶性循环,根本发展不起来。此外,因为当时移动互联之风已经刮了起来,酷6也试图进军短视频领域抢滩登陆,可由于人力和资金的双欠缺,没能激起多大的市场反馈。

  那段时间的酷6,就好比一艘遍体鳞伤并且已经偏航的海轮。一方面要竭力避免沉没,另一方面还要努力摆脱迷航状态。可如上面所言,盛大勉强自保但无力顾及小弟酷6;而酷6自己虽然多次努力的试图自我挽救,可无奈在实力、人员、运势等诸多方面欠缺太多,亏损虽有减少,但他们还需要更多时间去摆脱困境。但这次不仅是残酷的市场不给酷6机会,母公司盛大也不再拥有耐心了。

  陈天桥原本寄希望于游戏、文学和酷6这三驾马车拉动盛大这个庞大的娱乐帝国前进,可近年来马车们都问题重重:游戏发展受阻不断,文学因“起点出走”而元气大伤,剩下“非亲生

印度神油”的酷6还“半死不活”。对于城投早已变幻大王旗的互联网界,昔日的一方霸主心生倦意,纵览2014年盛大一年的动作,两个字——剥离:游戏私有化,然后脱手给财团;文学做顺水人情卖给腾讯;至于酷6,盛大几经周折找到了iSpeak创始人许旭东来接盘。

  随着盛大将41%的酷6股份转让给许旭东,管理层的刘文博、杜昉、陆坚等也陆续离开,裁员40%的计划也开始实施。酷6的发展方向也被再次扭转,成了近年来火热而且盈利前景好的秀场业务和游戏视频/直播,可是市场完全不认酷6这一套:好不容易减小的亏损幅度又日渐增长,有所复苏的股价再次滑落至深渊,纳斯达克在今年5月份再次发出了退市警告。随着酷6这次股价的探底,小内觉得他们已经无路可走。临近山穷水尽的情况下,恐怕离命运最后的宣判——退市不远了。

  总结酷6的败因,小内认为他们错跟了盛大是主要根源。李善友虽然认准了视频行业烧钱砸版权的大趋势,但做主的盛大却完全不认可。在陈天桥拿下李善友后,盛大甚至反过来还要截断资金供给,强势裁员收缩,要酷6“自身自灭”。盛大这些年陷入困境后,更是首先拿酷6下刀子——狠心卖掉,收养的果真不能和亲生的比啊。除了盛大的因素,酷6自身的过于着急也是重要原因:试想他们再耐心一点,不要图什么第一的虚名,选择一个合适的投资方,不盲目地去借个坏壳上市,一切恐怕会大不相同。

  但现实的残酷之处就是不容得你去说什么如果,从争第一,到最后成了倒数第一,已经失无可失的酷6如今只剩下网站那个副标题“第一视频门户”聊以自慰了。

  【本文作者为互联网圈内事原创】

作者: sf999

为您推荐

广告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